动漫城里竟“暗藏”赌博机!为逃避打击设置暗门
ent.hangzhou.com.cn  2019年06月21日 11:22:07 星期五

5月13日,经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公诉,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以开设赌场罪分别判处郝文东、汝南、黄原、郭梅、周冰等5人六个月到七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,并分别处人民币2万元罚金。郝文东、汝南等5人只是窦勇、郑忠武等人开设赌场犯罪集团中从事收银、望风的人员,其他人员此前均已受到刑事追究。

前车之鉴,没有吸取

郑明专门建议添置一些新的赌博机

现年40岁的台湾人郑明,前几年在上海入职一家动漫城,并做到了店长的位置。这家店名义上是动漫城,实际上并没有循规蹈矩地合法从业,而是偷偷在店内放置了一些赌博机,做起了非法勾当。该动漫城所在公司旗下的其他几家店铺也同样操作,只为吸引顾客,最大可能赚取利润。

但是“好景”不长,随着打击力度加大,郑明任职的动漫城不得不关门停业,其他几家店铺也陆续关门。与此同时,公司一名负责人“风哥”找到郑明,告诉他上海这边暂时没法营业了,但是公司在江苏南京的一家动漫城即将开张,准备安排他到那里当店长,负责装潢、开业、运营等事务,同时告诉他,如果不接受这样的安排就得回台湾。郑明也清楚,按照公司一贯的经营方式,到南京开动漫城肯定也是要在里面放置赌博机的,但短暂考虑后,为了赚钱,郑明还是决定听从公司安排。

2017年8月,郑明到了南京,并通过“风哥”介绍认识了窦勇,他这才知道,自己即将任职的动漫城原来是窦勇经营,现在改由自己公司与窦勇共同经营。之后,郑明与窦勇就动漫城的装潢、运营等情况进行了详细沟通,紧锣密鼓地开始了筹备工作。在装修中,郑明拿到装修材料及施工费等报价后,及时向“风哥”和窦勇汇报,待二人决定后再告知装潢公司进行施工。

郑明发现,这家动漫城以前就放置了几台赌博机,但是有的赌博机里面的内容不新鲜,在市场上吸引力并不大。为此,郑明专门向“风哥”和窦勇二人建议,要增加一些机器,这样才能更好地激发顾客玩乐的兴趣。“风哥”和窦勇考虑了一番后,便同意了郑明的建议,添置了一些新的赌博机。

2017年8月底,这家名为动漫城、实际上是赌场的场所正式对外营业。这家动漫城设置了暗门,在暗门以内的场所设置了A、B、C三个不同的区域,每个区域都放置有不同的赌博机。操作方式也非常简单,客人进店之后,先到柜台用钱充会员卡,既可以现金支付,也可以微信、支付宝转账,然后拿着会员卡插到赌博机上就可以操作了,每台机器的赔率不一样,分数变化也不相同。如果不玩了,卡上剩余的分值可以到柜台处兑换成钱。

人员众多,层级分明

明知是违法行为,动漫城中的工作人员仍然积极主动参与

“我现在到南京一家动漫城当店长了,你过来帮我吧。”动漫城开张,人员要赶紧配备起来,郑明想起在上海时的同事徐勇,邀请他来南京上班,并承诺让他当管理人员。

“好的,我尽快过去。”徐勇听说让自己担任管理层,工资比上海还高,就答应了。二人原先的同事王娟也一起过来了。

这家动漫城的工作人员来源比较多样。比如徐勇、王娟是郑明带过来的;有的人是“风哥”从其他地方调过来的;有的是窦勇安排过来的,比如之前在动漫城上班或自己熟识的人员;还有的是通过网上或者其他途径招聘过来的。

在实际经营过程中,“风哥”一般遥控指挥。动漫城内,窦勇是股东,负责经营管理等工作;郑明是店长,听从“风哥”和窦勇的安排,负责具体的经营管理事务;徐磊、邱腾、吴猛、徐勇、王娟等人为管理层,负责人员管理和事务处理;马军、冯力、钱柱、黄寻等人为监督人员,负责处置场所内发生的事情,并监督人员账目往来、欠款收支、机器维修等事项,此外还可以监督所有人员的行为,包括管理层;雒伟为机修,负责赌博机维修及难易程度调整;另有从事收银工作的郭梅、周冰,以及郝文东、汝南、黄原等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该家动漫城是窦勇伙同“风哥”共同经营,所以,动漫城中的管理层又分成两个派系。

不管哪个派系,他们明知在动漫城内摆放赌博机进行营业是违法行为,都积极主动参与。“干得好可以提拔,工资逐级加”,这句话一直激励着动漫城的工作人员。

管理制度,非常严密

他们对动漫城的经营进行调整,吸引更多客人前来玩赌博机

“你们做下周工作报告,依次进行。”乍一听,多数人可能误以为这是正规公司在开会,实际上这是动漫城每周雷打不动的周例会。

作为店长,郑明每周一早都要组织管理人员开会,参与会议的人员要写周会工作报告,报告内容主要是介绍客人情况,分析上周来玩赌博机的客人数量、哪些老顾客来了、哪些老顾客没来等等。

根据工作报告,作为店长的郑明会跟参会人员共同分析哪些工作需要进一步改进,如何更好地吸引客人。为了解客人情况,动漫城的“台干”还会安排人员通过电话对客人回访,重点是那些长时间不来的客人,掌握他们的动态,为什么不来玩、是否在其他地方玩、想玩哪些机器等等。根据电话回访的情况,他们对动漫城的经营进行调整,吸引更多客人前来玩赌博机。

玩过游戏机的人都知道,游戏的难易程度是可以调整的。赌博机也是一样,而这也成为郑明等人暗中操控的手段。如果某台赌博机的难度较大,郑明就会安排机修人员将难度调低一点,让客人赢一点钱,吸引他们继续玩下去;如果某台赌博机的难度系数较低一直赢钱的话,郑明就会安排机修人员将难度系数调高一点,好让客人输钱,自己获利。

除了周例会以外,窦勇、郑明等人还制定了一系列公司管理制度,并安排人员统一食宿,给所有人员配备了对讲机,以便于管理。

根据营业需要,除保洁和厨娘固定时间上下班外,窦勇、郑明等人对动漫城其他人员进行了相应的排班,分为早、晚两个班次,早班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,晚班从晚上8点到早上8点,每班都有相应的“台干”、“陆干”、监督、收银、望风等人员在岗,保证正常运营。

日常经营,慎之又慎

设置暗门,将对外公开区域与摆放赌博机的区域物理隔离,避免被外人发现

“大家一定要注意,有警察上门接待要热情,要自然,不要紧张,他们如果问起来就说是正经的游戏机生意。”开业伊始,郑明等人就如此交代工作人员。

为逃避打击,他们可谓是绞尽脑汁。比如,设置暗门,将对外公开区域与摆放赌博机的区域物理隔离,避免被外人发现;安排接待人员甄别赌客,对可疑人员一律不接待,一旦发现执行检查人员,立即通过电话、对讲机等通知;在应急处置上,对可能暴露的情况进行了充分考虑,制定了现场撤离工作流程、外哨值班作业流程等规定,并就现场如何应对等事项对工作人员进行了培训。

除此以外,在经营过程遇到问题的时候,他们也是小心翼翼,竭力避免事态扩大,尤其避免有人报警。如果玩赌博机的客人之间发生了摩擦,他们会赶紧上前处置协调,控制现场;如果附近居民因噪音、停车等问题前来投诉,他们也会想方设法予以安抚并尽快处置。

有些客人玩赌博机输光后,可能会出现找茬等情况。对此,他们也有一整套应对方案。对于要求退钱或者返分的客人,当班的监督人员会出面商谈,如果返分不多,则由监督人员、“台干”、店长分别签字予以确认,如果返分较多,除上述人员签字外,还要求客人手写一份保证书,并将该客人的相关信息交代给前台,将其拉入“黑名单”,不准其再到动漫城玩赌博机。

虽然他们采取了一系列的“隐蔽措施”,试图逃避打击,但是,侥幸的了一时,侥幸不了一世。窦勇、郑明等人开设赌场的犯罪线索还是被公安机关发现。

2018年3月,公安机关组织警力对该场所进行突击检查,当场查获具有赌博功能的机器12台(合计72个机位)、参赌人员13名、赌资7万余元,并先后抓获郑明、徐磊等11名犯罪嫌疑人。

2018年6月29日,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对郑明等11人提起公诉。同时,针对“风哥”、窦勇等人在逃的情况,鼓楼区检察院从追逃方向、策略等方面提出意见建议,引导公安机关继续侦查。

在鼓楼区检察院及公安机关的共同努力下,2018年7月,窦勇被抓获归案,并于同年10月移送审查起诉。鼓楼区检察院认为,随着窦勇的归案,对于窦勇、郑明等人犯罪集团的认定证据链得到进一步完善,应当认定为犯罪集团,遂在对窦勇提起公诉的同时,对郑明等人开设赌场追加起诉犯罪集团的事实和认定。

2018年12月27日,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认为鼓楼区检察院关于窦勇等12人组织犯罪集团开设赌场的指控事实清楚、证据充分,以开设赌场罪分别判处窦勇等12人三年零六个月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12万元至3万元。后郑明、吴猛等7人提出上诉。

2019年4月7日,南京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2019年4月22日,鼓楼区检察院对同案犯郭梅、周冰、郝文东、汝南、黄原等人以涉嫌开设赌场罪提起公诉。

案后说法

严格的管理,完善的制度,有序的运营,定期有电话回访,每周还要开工作例会历数上周工作得失、剖析存在问题、研究部署下一步的工作方向。乍一看,这完全就是一个公司的“标准化”运营模式,可谁又能想到他们经营的实际上却是一个赌场呢?

纵观该起案件,窦勇、郑明等人当然知道自己所从事的活动是违法的,一旦被执法部门发现肯定要被严厉打击,所以他们在日常经营活动中处处小心,不仅采取了暗门、望风等多种防范措施,更是制定了多种应急预案,传授工作人员应对检查和其他一些紧急情况的方法和举措。既然明知道种种不利后果,但他们还是“义无反顾”地投身到该项非法活动中去,说到底还是一个“利”字在作祟,认为这项“工作”既不繁重,也能给自己带来不菲的收入,可谓是“休闲挣钱两不误”。以郑明为例,一个月的底薪就超过1万元,还有数千元的加班费以及一些其他费用。

但实际上,窦勇、郑明这些人却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,而没有认真去思考、盘算深层次的东西,在人生的道路上算错了账。透过他们作案的手段,我们大家应该也都能够发现,窦勇、郑明他们这些人都具有一定的管理水平和能力,相信他们即使是从事其他工作或者经营其他生意,应该也会有不菲的收入。但可惜的是,他们不仅没有将自己的这种能力用在正经营生上,反而挖空心思,想着怎么钻执法空当,在“动漫城”的幌子下从事开设赌场的非法活动,最终害人害己,受到了刑事责任追究。

窦勇、郑明这些人已经为他们的荒唐行为付出了代价,等待他们的将是牢狱生涯。但同时,我们也要说说那些前去“动漫城”玩赌博机的人员,其实,他们既是受害者也是违法者。说他们是受害者,是因为那些赌博机实际上是被窦勇、郑明等人控制的,难易程度是由他们在后台操作的,赢多赢少其实是由他们这些人根据赌场的运营需要而决定的,玩赌博机的人说白了就是“送钱”给人花。说他们是违法者,是因为赌博是违法行为,玩赌博机也是赌博的一种,这些人怀揣侥幸心理,觉得自己技术好、手气佳,希望可以大杀四方,企图一夜暴富,走上人生巅峰,实际上却是误入歧途,不仅损失钱财,有时候甚至还连累家庭,更甚者妻离子散,家不成家。

俗话说得好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只要脚踏实地,踏实肯干,总能够凭借自己的双手闯出一片天地,打造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,没必要将心思放在钻营“歪门邪道”上,那样虽然能够眼前获益,但必将带来不可承受之后果。

经济日报 作者: 编辑:赵婷
『相关阅读』
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 |  浙公网安备:33010002000058号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法律顾问: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
Copyright © 2001 - 2017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